淑女王冠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》意林杂志 > 意林 > 2014年5月上 总第238期 > 心理人生

危急时刻你先想到谁

文 张国立
  就在今晚(10月31日)8点02分,我刚洗完澡出浴室,忽然间天摇地动,地震!直觉抬头看天花板的吊扇,晃得像才灌下两瓶高粱酒似的。这时我的反应分成三个阶段:首先,内衣裤呢?赶紧穿上,要不然万一出事了,太丢人了;接着我等地震稍停,立即把银行存折、提款卡、顺手捞到的笔记本和书全塞进背包,如果再摇,就背起包逃命去。然后想起我虽穿戴整齐,却忘了穿袜子和鞋子。
  问题出现——这时我才想到,老婆呢?
  这个地震的震度规模是6.3,算强震,中心点在花莲县的瑞穗乡,近年台湾少见的陆地强震,所以台北也有3至4级,感觉强烈。
  才回过神,8点11分接到第一通电话,是五年多不见的老友赫赫打来的,他问候一番后,我忍不住问他怎么想到打给我。
  “嘿,老张,不好意思,我抓起手机一按,怎么晓得按到你的号码?喂,我问候你,你该心存感激!”
  他没打给女朋友,没打给赫妈妈,却打给我,我当然感激。
  才挂了赫赫的电话,手机又响,是老吴打来的,他问我还好吧,问我老婆还好吧,问我家房子没垮吧,然后说:“国立,我是你买房子的银行贷款连带担保人,要是你家房子有什么,不准赖了贷款自己跑路连累我,懂吧?”
  看样子明天得去银行取消这个保证人,免得老吴每天睡不好觉。
  8点15分接到第三通电话:“对不起先生,能不能占用您几分钟时间,我们这里是东东保险公司……”
  这名保险员尽忠职守,他不想会不会有余震,先急着推销保险,有前途。
  不能再接电话,赶紧打电话问问老婆是否安好,响了十多声手机才传来她的声音:“为什么老在通话?地震了你打给谁呀?”
  不是我打给谁,而是有人一直打来,要不然她可以回来检查我手机内的通话记录,而且,她在哪里?
  “你忘记啦,我在上意大利文课。全班我第一个感觉到地震,老师才叫我们疏散到楼下去。”
  她先打给我,打不通就打给她爸妈,再打给我仍不通,便打给她心肝的小外甥,再打给我,依然不通,就打给她的朋友,总算我插话进去了。
  晚上11点52分再出现一次余震,这时我和老婆都在家里看电视,她瞄了瞄我摆在门口的背包问:“现在如果又大地震,你打算怎么办?”
  直觉反应,当然跑到门口抓起背包,再回身抓她,两人顺着楼梯逃到楼下的公园。但我说:“当然先抓了你往楼下跑,顺便拿门口的包包。”
  “那你的包包里面有什么东西?”
  “存折、提款卡、随身碟、气喘用的喷剂——”“我的宝贝呢?”
  她的宝贝?
  “我新买的那双鞋呀。”这次大地震让我深刻反省,人遇到突发灾难先想到的是自己,然后才是最亲近的人,而最亲近的人对男人的要求是:你不但得先想到我,还要想到我刚买的鞋子!
  在此我深深忏悔,明天一定悄悄地把她的新鞋子收进背包,到哪里都带着。
  (李果摘自《时文博览》)